【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小白望着她摇摇头,“女人心啊。”

意意立马用筷子敲他的碗边,“让爸听见这么老气横秋的说话,又该挨骂了。”

小白白了一眼,“他才听不见呢,今天晚上他和贺叔叔吃饭去了。”

“那我能听见呢,就不怕我告状啊?”

“?”小白看了她一眼,不明意味的摇摇头,那模样,就好像是在挑衅:“告啊。”

意意的气势顿时就矮了下去,端起汤碗喝了两大口。

小葵去而复返,刚进来就嚷嚷开,“太太,她不肯走,这会儿在门口撒泼打滚呢。”

撒泼打滚?意意一拍桌子站起来,立马就想去门口看看笑话,萧大小姐还从来没有做过在地上打滚的事情呢,她那些名贵的包包衣服,平时可是连灰尘都舍不得沾,意意还真的想象不出萧静婷在地上打滚是什么样子

然而转瞬一想,自己就这么出去了,那不是就白傲娇了么,想想又是一巴掌拍桌上,“咱家没有保安么,叫保安把人给扔出去,扔得远远的,别吵着邻居。”

“好勒。”

软萌小可爱美眉街头摆pose自拍

意意又坐下来了,不过这顿饭接连被同一个人打断了两次,她也没什么胃口吃了,放下筷子就上楼去了。

等她洗漱好,拿起手机正要给南景深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恰好这时候有电话拨进来,意意都没看清是谁,手指落下的位置,将通话键点开了。

“萧意意什么意思,敢扔我出去,翅膀是真的硬了是吧!”

这把嗓子……

尖得跟针似的,刺得脑袋疼,意意当即就想挂断,可自己平白被骂了,她不能当没听见,怕给自己心里留了阴影,索性把手机贴到耳朵上。

“我就是翅膀硬了,怎么着,我最近脾气暴着,最好别惹我。”

萧静婷连着哼笑了几声,是气到极致了,“好好,好!好得很,现在是得意了,有人护着了,可不代表就能够为所欲为了吧,们就不怕犯法么?”

“犯法?”意意一瞬拧紧眉头,“什么意思?”

“还好意思问我,来医院看看爸吧,他快死了,萧意意怎么那么狠的心肠啊,他也是爸啊!”

意意心头猛地受到了冲击,没错,萧振海也是她的爸爸,纵使对她再差,可也是她的爸爸,身体里留着的血一辈子也改变不了。

她正想问是哪个医院,萧静婷却在说完自己要说的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人是不是气糊涂了!

这么千方百计的要见她,居然连地址也不说,当真就只是打电话来超级的?

不出两秒,萧静婷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一医院,402病房,爸爸如果被人打得残废了,萧意意这辈子良心上都过不去!

意意盯着这条短信,来回看了几次,不知怎么的,忽然和昨天晚上南景深接的那个电话重合上了,是不是他……

意意立马给南景深打了电话,他一接通,意意迫不及待的就问,“是找人打了萧振海么?”

“嗯,是我。”

南景深很爽快的承认了,“他们找了?”

“找了,萧静婷找来了,我没见她,她就给我打电话。”

“乖乖,可以不理他们。”

“不,我明天过去看看,我烦透这家人了,总得去做个了结。”

南景深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倒也没有阻止,只让她尽管去闹,凡事有他呢。

“知道啦……”

萌萌的小奶音传进南景深耳朵里,他眉眼间自然而然的有了宠溺的笑意,等着她先挂了电话后,直接把手机放在桌上了。

“老婆?”贺堇年问道。

南景深点点头,“我昨天把萧振海给绑了,打了一顿。”

“蒙头打的?”贺堇年双手枕在脑后,“果然爱情使人疯狂,老四也有这么一天,就不怕被警方查出了,蹲局子么?”

南景深笑了一声,眉目间都是清冷的,“他不敢报警。”

萧振海当然不敢说,现在的萧家跟丧家之犬差不多,南景深是不想玩,没有下死手,否则江城哪里还有那一家人的立足之地。

贺堇年也只不过是随口一问,他抿了一口红酒,桌上的菜几乎没有动过,从进来到现在,他碗里放着一只鲍鱼,都冷了也没有入口。

南景深点了只烟,烟雾轻吐,“刚才说到哪了?”

贺堇年耸耸肩,“忘了,管他呢。”

南景深似笑非笑的睨他一眼,“真的开始做闲云野鹤,不管事了?”

“我看我三叔那一家子,把贺家给管得挺好的,也用不到我。”南景深但笑不语,他在这个圈子,怎么会不知道贺氏内部的暴动,才短短几个月,就已经流失了大半的重要客户,再加上敌对公司来势汹汹,打得贺氏节节败退,贺家捣乱的人已经认输了,只不过拉不下脸来求贺堇年,毕竟当初是在董事会上把贺堇年给逼走的,身上挂了贺姓,就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拉不下脸面的贺家人,倒是施压给董事局,让董事局的来求贺堇年,被贺堇年三推四推的,宁愿来找南景

深喝酒,也不见别的人。

“不过有件事,倒是提醒下的大舅子。”

“嗯?”贺堇年捻着酒杯,说道:“针对贺氏的那家公司,是国外某公司开过来的分公司,据说老板是华侨,我也没有细查,偶尔从朋友嘴里听到过几句,家族挺显赫的,这是给他机会来国内历练,通过考验了就能

继承家族企业。”

南景深安静的听着,他从不认为贺堇年面对他时会说废话。

“那人跟大舅子走得倒是挺近的,多提醒下大舅子,一个画家,再是商界奇才,也还是有许多比他优秀,野心比他大的人,什么时候被吞了都不知道。”

南景深眯眸,薄唇翕动着,含着香烟吸了一口,说话时,烟雾从口腔里带了出来,“他心里有数,用不着我提醒。”

贺堇年冲他露出个雅痞的笑容,举起酒杯在半空和他对了一下,“知道不会管这些,心里有个数就行。”南景深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找我说事是假,让我陪着喝酒倒是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