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骨节分明的手,缓缓的,拥住了这个死趴在他身上的女人。

   继而转头看向司云旭,狭长的眸子幽幽,

   “大哥,脂儿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暧昧亲昵的话,宣云脂听着都给肉麻了一下。

   司云旭目光死死的盯着宣云脂,像是不敢置信她会这么冷冰冰的对他。

   等了半响,也未等到那女人看他一眼,说一句话。

   最后,司云邪搂着宣云脂,上了车子。

   只留下司云旭站在车子跟前怅然若失。

   等到车子发动,确信不会再遇到司云旭,宣云脂把头从司云邪的怀里抬了起来,她笑眯眯,人畜无害

   “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这是真的。”

   她一再强调,生怕司云邪不相信一般。

   司云邪抬了抬眼皮,扫过她的脸颊,

   微微阳光里的羞涩女孩

   “你是弟媳,除此,还想有什么关系?”

   他眉头一挑,俊美的脸上多了一抹叫人看不懂的笑。

   宣云脂看了他半响,最后也只露出小白牙,在那干笑。

   这一世的司云邪,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上去比前几世那股子偏执阴狠的劲儿消减了不少,可是莫名的,她就总觉得阴风阵阵。

   带着个眼镜,看上去人畜无害。

   指不定这层皮底下藏着什么妖魔鬼怪。

   她心里腹议吐槽。

   司云邪半阖着眼眸,这女人趴在他怀里,他未说什么,只是一股淡淡的香气,一直萦绕不去。

   骨节分明的手指动了动,攥住了她的胳膊,低头俯身,便贴在了她的脖颈处,仔细的一嗅。

   宣云脂被他这动作搞得很痒,忍不住缩了缩。

   正疑惑的时候,就听到这人慵懒的语调

   “你用了什么香水?”

   宣云脂茫然了一瞬,咬咬唇

   “呃肥皂。”

   司云邪听着,忍不住将人往怀里搂的更近一些,唇角蹭过她脖颈处白皙的肌肤,仔细的闻,

   这香味,像是从她身体里边散发出来一般。

   真是想让人,尝尝啊。

   心思像是被这味道蛊惑了,于是乎薄唇轻启,慢慢张口,叼住了她脖颈处的一小块软肉。

   “嘶,疼疼疼,你松口啊!”

   她皱着眉头,又气又恼。

   这个人怎么回事,说着话的功夫,怎么就咬上了?

   那脖子上传出的刺痛,都在告诉她这个人对她做了什么。

   偏偏,那人就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迟迟没有松口。

   直至很久之后,脆弱的肌肤被咬破,一股铁锈一般的咸腥味充斥在嘴里。

   这人才松了口。

   他的薄唇沾染着鲜血,看上去竟然有一瞬的妖异。

   宣云脂捂着脖子,欲哭无泪,一抹,手上带着血

   “你,你,你”

   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总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无法表达她内心的愤怒,最后皱着眉头,坐到了离着他最远的另一侧窗户旁,捂着脖子不说话。

   这个人是属狗的吗?

   不见血还不松嘴了??

   她的视线不再看那个人一眼。

   司云邪舔舐唇角,尝着充斥在嘴中的血的味道,笑了。

   阴影遮挡住他的大部分面容,那一抹笑,邪肆而危险,却又转瞬即逝。

   原来,这个女人的血不是香的啊。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