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那是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并非人类,像是有一头远古巨兽醒来一样,让海默斯和他身后那六个光明教廷的执事无法淡定。虽然赵小宁就在他们面前,虽然只有他孤零零一个人,但是谁都不敢小瞧他。

下一刻,赵小宁身边闪烁起两道光芒,一道是血红色的光芒,另一道则是漆黑色的,两道光芒一出,一股恐怖的兽气扩散开。紧接着会曰人的八哥出现在赵小宁左侧,右侧则是一栋堪比房屋大小的黑色巨蟒。

相比之前,无论是八哥还是大老黑都有了明显的变化,八哥变得更加魁梧和凶猛,它像是一头公牛一般,铜铃大的眸子里尽显凶残和狂傲。

再看大老黑,这家伙简直就是一根移动的电线杆子,体长十多米,身上长满黝黑的鳞片,紫红色的芯子不停的吞吐着,虽然眼睛不大,但是看上去远比八哥还要强大。

是的,大老黑是冷血动物,它的出现瞬间让气温骤降十几度。

“异兽?”

看着面前这两头不应该出现在俗世中的物种,海默斯不由得惊呼一声,内心更是狠狠颤动起来。他虽然见多识广,但是也没见过这种恐怖的生物啊。这种物种早他娘消失在地球上了,可如今却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海默斯虽然是光明教廷中实力最强的高手,可在此刻却也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赵小宁能释放出这种不应该出现在地球上的物种,鬼知道他还有什么后手。

海默斯身后那六个执事们也都懵逼了。本以为能够轻松松的秒杀了赵小宁,但是谁都没想到这家伙会释放出这两头气势汹汹的异兽。

噗!

感受到八哥和大老黑的修为后,赵小宁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

傻白甜超美女生夏天治愈系写真

它们的实力都很强,都有了堪比炼气期九层的修为。这让他心肝脾肺肾都疼,火急火燎的疼。

前段时间他回到赵家屯后它们俩都有炼气期三层的修为,两年时间能修炼到这种境界已然很不简单了。想着小世界是个好地方,赵小宁就将它俩收了进去,本想着实力会得到突破,但是却没想到会突破的这么生猛。

炼气期九层的修为,得吃多少灵药才能把实力提升到这种境界啊!

“俩是不是比赛看谁吃得多啊?”赵小宁快要崩溃了,人类和动物不同,它们就算吃再多的天材地宝也不会留下隐患,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因为种族上的区别,它们提升修为特别困难。不像赵小宁,当初只啃了半根千年人参就将修为提升到炼气期巅峰,它们要想提升到炼气期九层的修为,至少得服食成数十根,乃至数百根稀有的药材。

听到赵小宁的话,八哥很人性化的摇了摇头,眼神坚毅,像是在表达自己的清白一样。只是它打得那个嗝所散发出的千年灵芝的味道却是出卖了它。

“尼玛,我想吃狗肉啊!”

赵小宁心痛的快要哭了,吃灵药吃到打嗝,这他娘的得吃了多少啊!

海默斯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赵小宁,我们还在对峙,拜托不要如此随意可好?这样我感觉是在鄙视我们。”

赵小宁愣了下,这才想起正和海默斯干仗,当即一脸严肃的说道:“大主教先生,我告诉,休要含血喷人,这样真的很烦人。我赵小宁并没有鄙视们,是的,我赵某人一生行事光明磊落,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鄙视他人,这有悖我赵某人的处事原则。正所谓头可断,发型也可乱,但是原则不能变。我绝对不能这….行了,我编不下去了,其实我就是在鄙视们。”

“恩?”海默斯皱起眉头,他起初还认为赵小宁是个有原则的人,让他很是欣赏,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被赵小宁给套路了。

“没错啊,我就是在鄙视们。”赵小宁耸了耸肩。

海默斯勃然大怒:“赵小宁,当真认为仅凭这一头狗,和一头大长虫就能杀掉我们?若真如此,那真是异想天开了啊!”

是的,虽然八哥和大老黑让海默斯感觉恐惧,但请不要忘记,他可是西方修炼界的扛把子,而且还是光明教廷的大主教,他还是有着自己的底牌的。

赵小宁还未出声,八哥和大老黑就怒了。

狗?

长虫?

我艹,这是瞧不起狗,瞧不起蟒啊!

伴随着一道低沉的犬吠,八哥化作一道红色残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扑向了海默斯。

它的速度很快,饶是赵小宁看到都有些心惊,因为他已经无法用肉眼锁定八哥的位置了,必须得用精神力才能捕捉。速度之快简直达到了小挪移术的威力。

大老黑也没闲着,只见它猛地摆动粗壮的尾巴,来了一招猛龙摆尾。

它的尾巴像是一把锋利的利刃,直接将空气撕裂,爆发出一道刺耳的破风声。

在八哥飞扑到海默斯身前的时候,大老黑那根如同神鞭的尾巴也出现在了六大执事面前。虽然只是一根尾巴,但是六大执事却是不敢小瞧,他们皆是感受到一股狂霸的气息迎面而来。

不容多想,六大执事近乎本能的举起手中的长剑进行格挡。

叮!

在大老黑的尾巴和六把长剑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一道宛若金属撞击的声音蓦然响起,甚至有火光在闪耀。

“我艹,这家伙的防御怎么这么可怕?”赵小宁吃了一惊,大老黑只是一头拥有炼气期九层的蟒蛇啊,可是皮肤却坚硬如铁,太可怕了。

“这难道就是吞食灵药的好处吗?”

就在赵小宁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六大执事被大老黑的尾巴直接掀飞,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口吐鲜血落在了地上,看上去极其狼狈,尤其是他们瞳孔中那惊悚的眼神,比见到鬼还要强烈。

另一侧,八哥也和海默斯打在了一起。

打?

为什么不是撕咬?

没看错,就是打,这货像个人一样站在那里,前爪当做武器,疯狂的发动着进攻。它的攻击极其迅速,看上去毫无章法,实则密不透风,打得海默斯节节败退。

“这家伙是在施展某种拳法吗?”

赵小宁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他有点懵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