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朱颜成了班里的第一名人。更是在课间,他的事迹被到处宣传,整个系好像都听说了。

   “朱颜,牛逼呀!没想到那老头都对无语,更是怕了了,简直就是第一牛人啊!”

   郝帅在一边竖起大拇指说道。

   “别废话,胡说八道!”

   ……

   朱颜和季青青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们的小区在这一带还相对比较安静。

   可是,让朱颜没想到的是,他们被围攻了。

   在小区外面的林荫道上,两辆车停在路边,有四个男子站在外面,等候朱颜。

   为什么知道是等自己的呢?那是因为里面有熟人。

   金明!

   金明,就是五大家金家的少爷,京城四少之一,玄阶巅峰修为。当初因为想调戏李嫣,而和朱颜结仇,想撞死朱颜。但是最后却是被朱颜搞了一次。

   也是在这个时候,朱颜得到了好东西,算是保住了他几次的性命,极金软甲!

   靓丽眼睛女孩很纯真

   看到金明,以及这个阵势,朱颜知道,这是来寻仇来了。

   金明旁边,是三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个个的修为,都在地阶巅峰。

   不过,对于如今的朱颜来说,他的畏惧却是少了很多。

   这是修为提升带来的自信。

   而对于季青青,朱颜此刻也不担心。因为修炼者轻易不能对凡人动手,而地阶修炼者更是不能出手。所以唯一能对季青青产生威胁的,就是金明。

   而要对付金明,朱颜方法更多。

   金明笑道:“小神医真神气,招惹了这么多厉害的人物,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在省城里面走来走去。”

   “说得好像很了不起一样,我又没做亏心事,为什么不能够到处走?我不但要在省城走,而且我还要活得高调,能把我怎么样?”朱颜哼道。

   “我知道的本事很大,而且我也没吃指望我们这几个人就能将拿下。”金明说着,看着朱颜身后。

   朱颜回头一看,居然现那薛家也带人来了。带头的正是那薛威。

   薛威也带了三个人,也个个都是地阶巅峰修为。

   朱颜笑了起来:“我何德何能?居然让们一次性出动了七个地阶巅峰来对付我。我虽败犹荣,虽死犹荣。”

   “既然知道要死了,那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薛威哼道。

   “呵呵!一个手下败将,好意思在这里得瑟?”

   朱颜哼道。

   “好热闹哇!”就在这时,再次走来了一拨人。

   带头的两个人,朱颜居然都认识。

   一个六十岁老头,正是炼丹师公会的韩童韩长老。而另一边,却是林家的家主,林致远。

   他们身后跟着三个男子,全部都是地阶巅峰。

   朱颜在心里面感叹,这一次性就出动了十几个地阶巅峰的强者。这要是在洪南市的那些家族,全部都是老祖级别的人物。如果上面还有伪天阶,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没有,那么自己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可是今天,全部都变成了打手,仅仅是为了一些私人恩怨。

   这真的是差别呀!

   朱颜对韩长老说道:“韩长老,好久不见,怎么来了?”

   韩童笑道:“林家主今日现,薛家和金家居然联合出动,朝北平大学来。这边可不是他们两家的地盘,所以,就起疑。最后看他们来了这里,就打电话给我。我这才带了几个老哥们儿来看看。”

   朱颜看着林致远,笑道:“林家主真的是好本事,我们才见到两天,居然就把我的住址什么的,都摸清楚了,果然是了不得!”

   “小神医哪里话?我只是看小神医在省城来学习,不应该被随便打扰。所以,为了防止有不开眼的人来打扰小神医,所以才留了一个心眼。”林致远笑道。

   “那林轩也是留的一个心眼儿吧!”朱颜哼道。

   林致远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句。

   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朱颜对薛威说道:“老匹夫,觉得今日还有必要战斗吗?”

   薛威却是看着韩童,说道:“韩长老,炼丹师公会确定要护着这小子吗?”

   韩长老哼道:“朱颜是我们丹会会长的干儿子,说,他是什么人?难不成我丹会还不能护着了?”

   “额!”别说薛威,就是林致远也是一愣。他们都只知道朱颜是和会长很熟,却是没想到朱颜居然是会长的干儿子!

   朱颜也是一愣,正要反驳,那韩长老对他轻微的摇头,朱颜只好吞回去了。

   “死老头,占我便宜!看我下次见到,不拔胡子。”朱颜心里暗骂席言。

   “是在逗我吗?”薛威哼道。

   “算老几,我需要逗吗?”韩长老丝毫不客气,“不相信可以问问这个小鬼,当初在奇异斋,席会长亲口告诉他老子的,难道还有假?”

   薛威看着金明,问道:“是这样吗?”

   金明迟疑道:“父亲的确这样说过,可是父亲也是怀疑,他们关系并不是这么亲密。”

   薛威脸色顿时难看。

   其实他和朱颜根本就没有什么仇恨,只是为了帮吴清波出一口气,才招惹了朱颜。可是,自己是收了好处的,所以也怪不得别人。

   但是两人之间的仇恨,也并不是不能化解。

   而这一次,金家先提出要对付朱颜,因为碍于丹会的面子,不好一人出手,才准备联合薛家。这就是所谓的法不责众的意思。到时候碍于两个大家族,丹会也不会过多的指责。

   可是,没想到朱颜的来头居然这么大,这让薛威都有些后悔了。

   可是,金明却是恨朱颜入骨,当初不但破坏自己的好事,更是让自己差点丢了性命。最后虽然是救了自己,但是,却是让家族损失惨重。不但损失了一亿几千万,更是失去了至宝极金软甲。自己回去,被老祖宗训了好一顿。

   所以,当知道朱颜再次出现在了省城的时候,金明立即就找了家族的人,出来找朱颜的麻烦。

   而金明的父亲金峰呢个,也是知道这件事。而薛家就是他联合的,目的就是为了分担最后的责任。

   三方现在僵持了起来,金家想要动手,但是力量不敌。薛家现在想退出,但是,也抹不开面子。两家联合,却也需要考虑到丹会的存在。所以,他们还真的是感觉到有些难办。

   就在这时,居然再次来人了。

   薛贵和金峰!

   两人都是家族的族长,修为也是高深。两家虽然都不敢太过得罪丹会,但是,还是不是太小心。毕竟论实力,丹会是不如这些家族的。他们厉害的,是在号召力上面。但是,为了一个朱颜,他们会不会召集那些强者来对付自己?这就完全值得考量了。

   所以,这两个家主赶来,也不算太害怕。

   见到两个家主都来了,薛威和金明顿时心里有底了。

   “小神医,好久不见!”薛贵笑道。

   “不需要套近乎,我们之间本来就有不愉快!”

   朱颜根本就不领情,哼道。

   “小神医还是那么骄傲!不过,年轻人,我还是觉得应该谦虚一点才好!”薛贵哼道。

   金峰却是对薛贵说道:“薛老哥也太好脾气了,这么目无尊长,就该给他一点教训!”

   “好大的口气!”朱颜哼道,“不要以为金家很厉害,就可以随意欺凌于我!我告诉,要是真的一直是这个态度对我,金家也必然不会好过!”

   “要不是有丹会撑腰,我现在掐死,就当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是吗?那我倒是很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地阶巅峰,到底是有多么的厉害!”朱颜丝毫不饶恕!

   “很好,很嚣张!”金峰怒极而笑,“我只希望,到时候我杀了,丹会不会因此找我麻烦!”

   朱颜笑道:“金家也不过如此,还是这么忌惮丹会。我还以为金峰这么牛掰,可以为所欲为的,没想到,还是一个孬种。”

   “牙尖嘴利!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我就是现在杀了,丹会也没有理由找我麻烦!”

   金峰怒道。

   朱颜也是说道:“那现在的话,也是说到了这个份上,如果我杀了,是不是金家也不会为难我呀?”

   “哈哈哈......”金峰感觉到自己听到了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一个区区的地阶初期,比起以前的玄阶巅峰,的确是进步了不少。但是,不要忘了,地阶巅峰和地阶初期的差距。要是能杀了我,那是我金家的无能,这如何怪?”

   “好,既然金家主这么自信,要不我们决斗吧!”朱颜笑道。

   “朱颜,不可莽撞!”韩长老立即说道。

   朱颜摇摇头,却是继续对金峰说道:“看,我们现在三方的人马,根本就不能开战,都有所顾忌。不如我们两人决斗,那就没有人能说什么了,敢不敢?”

   “既然嫌自己死得不够快,那我又如何能拒绝,不成人之美呢?”

   朱颜笑道:“我呢没有其他的爱好,最喜欢的,就是赌。就像金家是开赌场的一样,我也是一个赌鬼。既然我们要开战了,那我们就赌一点东西吧,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