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当事人的秦歌对网上的事一无所知。

   她昨晚上回来后,就被顾寒洲压在床上折腾了大半夜,还在半睡半醒间,就接到了来自洛瑶的电话轰炸。

   “喂,阿瑶?”

   秦歌闭着眼睛,懒洋洋地问。

   “小歌!咦?嗓子怎么哑了?”洛瑶纳闷道。

   秦歌猛地睁开眼,她按住自己的喉咙,对洛瑶干笑道:“大概是感冒了吧……”

   洛瑶却奸笑着说:“感冒?我看不像吧?是昨晚上跟老公玩得太疯,叫哑的吧?”

   秦歌:“……”

   这个丫头该不会是在她屋子里安了摄像头吧!

   怎么什么都知道!

   她赶忙转移话题,“这个点儿,给我打电话干嘛?”

   不说洛瑶都差点忘了正事,她酝酿了一下感情,然后激动地说:“小歌,火了!”

   校园风田园风艺术摄影的完美写真

   “啊?”

   秦歌脑子里全是问号,现在不知状态。

   洛瑶听她的反应,有点无语,说:“不会又没上网吧?”

   “我刚睡醒呢。”

   秦歌声音委屈。

   洛瑶坏笑,“看来昨晚上两很热情啊?”

   秦歌被闹了个脸红,她轻咳一声,正经道:“能不能先说正事了?找我到底什么事?”

   洛瑶说:“现在网上全是讨论跟老公的事儿,想不到竟然玩这招,厉害啊!”

   “啊?”

   秦歌听完一头雾水。

   洛瑶又问:“们两昨晚上是不是去小吃街了?就是咱们学校情侣犊子最爱去的那一条?”

   秦歌闻言瞬间惊悚,她立刻将屋子扫视一圈,紧了紧握住手机的手,头皮发麻道:“阿瑶,该不会真的在我身上安了监控吧?”

   “什么跟什么啊?”洛瑶撇嘴,说:“现在不光是我知道,网上关于们去小吃街的事都传疯了,见过秀恩爱的,可没见过们这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秀的!”

   “昨晚上的事被发网上了?”

   秦歌惊讶。

   “是啊,竟然想到用这一手来反击舆论,不得不说,这招真高!”洛瑶想到网上那群墙头草,就忍不住发笑,说:“是不知道,那个柳梦莹倒霉了,现在被说是介入们两的小三,还有人说之前的绯闻都是她自导自演,她现在被网民骂惨了。”

   秦歌当机立断,直接跳下床,跑到电脑前,打开电脑。

   果然。

   昨晚上她跟顾寒洲去小吃街的照片被传疯了,各种自媒体都在发稿,还出现了不少澄清的话题。

   “怎么会这样?”

   秦歌喃喃道。

   就一晚上的时间,舆论竟然彻底倒向了。

   洛瑶听到秦歌的低语,疑惑道:“不会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吧?”

   秦歌无奈,“我也是听打电话说,才知道的好吧?”

   “啊?但是经过一晚上就发酵成这样,明显不正常吧,要是没人在背后操作我都不相信。”洛瑶想了想,问:“该不会是老公做的吧?上次我给打了电话,给老公说绯闻的事没?”

   “还没呢……”

   秦歌一直想找机会说,但又提不起勇气来,所以就不断往后延了。

   洛瑶闻言,打趣道:“那该不会是老公突然开窍了吧?”

   “是吗?”

   秦歌心里有点暖暖的。

   按照现在的情形,顾寒洲暗中操作的可能性很高。

   “哎,感觉又被喂了一嘴的狗粮。”洛瑶叹气道:“是不知道,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是顾家少夫人了,今天我来学校,不少人知道我跟关系好,都过来跟我献殷勤呢,以后注意点,说不定很久没联系过的同学就来找叙旧了。”

   “嗯,我知道了。”

   秦歌跟洛瑶又聊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后,她又给顾寒洲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老公。”

   秦歌小声地喊了句。

   “这么快就想我了?”顾寒洲声音慢条斯理的,悦耳极了。

   秦歌趴在床上,说:“谢谢。”

   虽然没有说具体是什么事,但是大家都是聪明人,心照不宣,顾寒洲唇角微微上扬,说:“好好休息,晚上回来陪。”

   “好。”

   “我还有事。”

   “那忙吧,老公再见。”

   秦歌把手机放下,在床上打了个滚,有点开心得找不着北。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顾寒洲那边。

   满会议室的人惊悚地看着顾寒洲在众目睽睽下接电话,又旁若无人般地跟自家娇妻调情,心中默默流泪。

   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典型啊!

   顾总,以前不是这样。

   ……

   柳梦莹在顾氏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别人只是看她一眼,她就总觉得那个人是在嘲笑她,若是几个女职工聚在一起,那就肯定是在诋毁讥讽她,不管看谁,柳梦莹都觉得那人不怀好意。

   偏偏还有个李扬时时刻刻都给她安排数不清的工作,柳梦莹感觉自己所有的耐性以及涵养都快耗尽了。

   受不了。

   她再也不想在这个公司待下去!

   柳梦莹今早上刚走进秘书办,就看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文件堆成山,她心中越发厌烦,恨不得将那些文件全部烧光,她看到迎面一个女秘书走过来,脸上带着微笑打招呼,“小林,早上好。”

   被叫做小林的秘书讪讪一笑,“柳秘书好。”

   说完,就直直地走开了。

   柳梦莹的嘴角瞬间下沉了几分。

   这前她跟顾寒洲谣言四起时,这个小林是最殷勤的,平时她有个什么事都主动帮忙,来公司也会主动给她打招呼,可今天却这么冷淡,这见风使舵的本事,也是炉火纯青。

   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其余人都跟没看到她似的,直接把她当空气对待。

   柳梦莹心中冷笑。

   这些人不待见她,难道她还要继续留在这儿受侮辱不成?

   她不理会那堆文件,打开电脑,将文档打开后,快速在上面敲打了两个字。

   辞呈。

   柳梦莹不干了。

   她将辞呈打印好,然后朝着人事部走去。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柳梦莹皱了下眉,看了眼发现是个陌生电话,她心情不好,本打算挂断,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不断从手机中传出的铃声,像是着了魔似的,不由自主,按下了接听键。

   “喂?”

   “柳小姐,好。”

   一个男性声音传了出来,但是很明显就能听出,是被调过音的,这并不是对方的真实声音。

   柳梦莹见对方知道自己是谁,心下一沉,她问:“是谁?”

   “我是谁不必知道,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帮的。”

   “帮我?”

   柳梦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问:“能帮我什么?”

   对方没有在意她言语的戏谑,缓缓说道:“帮夺回顾寒洲,成为顾家少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