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军夫人说着叹了口气,“我倒是没什么,左右见秦嬷嬷的时候少,只是委屈了,要天天看秦嬷嬷的脸色。虽如此,也不要记恨她,她对少廷还是不错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督军夫人产生了怀疑,所以无论她说什么文君都觉得她是别有用心。

   遂只是顺着她的意思道:“等父亲回来了,我定要好好的跟他说说,秦嬷嬷有时候真的太过分了。”

   见她一脸气愤的模样,督军夫人也就放心了。

   “这段时间日日跟少廷在一起,可发现他有好转吗?”

   文君装作不解的样子看着她。

   “也知道少廷是失足跌下楼梯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些年我和督军一直在找医生为他医治,却总也不见好,这段时间我看他开朗了许多,是不是恢复了些?”

   文君摇了摇头,“我也想过为少廷医治,可是我才疏学浅没这个能力,我看少廷的样子像是伤到脑神经了,脑部神经是很脆弱的被伤害之后往往没有办法恢复……”

   文君的神情低落下来,“少廷怕一辈子都会是现在这副样子了。”

   她要保护陆少廷,首先要做的就是消除督军夫人的怀疑。

   因为垂着脑袋,文君看不到督军夫人的表情,只感觉她伸手摸摸她的脑袋道:“委屈了,不过放心,只要还有一点希望,我和督军都不会放弃的。”

   “我知道。”文君点点头,“就算少廷一辈子这样,我也会好好照顾他的。”

   红底内衣小可爱

   “好孩子。”督军夫人握住了她的手,“有照顾少廷我也就放心了。”

   从督军夫人这里出来,正好碰到了陆少英,文君微微皱眉,直接转身从另一侧的门出去了,陆少英想跟上去,便听督军夫人身边的丫鬟道:“二少快进去吧,夫人还等着呢!”

   等陆少英进了门,便见督军夫人一脸不悦的看着她。

   “母亲这是怎么了,可是文君惹了您不高兴。”

   督军夫人看了眼自己的丫鬟,她便识趣的带着小丫头出去了,还很有眼色的关上了门。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名义上的大嫂,叫她文君着实有些不妥。”

   陆少英懒洋洋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您找我过来不会是跟我说这些吧!”

   “少英,天下女子何其多,沈文君算得了什么。”

   “天下女子是挺多的,可沈文君只有一个。”陆少英笑了笑,“您放心吧,我有分寸,别说我没对沈文君做什么,就算做了,她也不敢出去乱说的。”

   “不要胡闹。”督军夫人皱眉,“等以后坐上了督军这个位置,想做什么都随,可现在不行。”

   “那您可得帮我看着点,别让陆少廷那个傻子占了您未来儿媳的便宜。”

   “胡说。”督军夫人的脸色沉了下来,“沈文君是什么身份,是昏了头了吗?”

   陆少英摊摊手,“母亲不愿意就算了,别动怒,我随便说说的。”

   督军夫人叹了口气,“少英,一向有主意,我也不想干涉太多,可沈文君不能留在身边。就算将来陆少廷没了,沈文君也是的大嫂,跟她在一起可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吗?”

   “等陆少廷死了我就给她安排个别的身份,再将她弄到我的别馆里养起来,谁会知道。”他早就打好了主意,“母亲,文君的事我早就想好,您就不要操心了,只等着以后抱孙子吧!”

   督军夫人拧起了眉,“父亲的态度是知道的,我也不要求如何,在父亲面前要收敛一些。”

   说完又道:“外公给说了一门亲事,是陈总理的女儿,陈总里手上握着兵权,实力不输外公,娶了她的女儿……”

   “妈。”陆少英打断她,“外公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的事了,我记得二表哥还没有结果,这么好的人选他怎么不留着做自己的孙媳妇。”

   督军夫人嗔了他一眼,“外祖父什么时候不关心了,他有什么好东西总是先紧着。总理家的小女儿我见过,今年不过十七岁,长的花一般漂亮,性子有几分活泼,着实不错。外祖母本来来是想为明表哥定下的,可这个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既然提出了想嫁给,外公自然是同意的,在他眼里跟明表哥根本没有差别。”

   “母亲,我继承我父亲的位置是天经地义,根本不需要靠外在联姻,这门婚事还是为我推了吧!”

   “说的这些我自然知道,可是陆少廷………我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督军夫人皱了皱眉,“再者,现在南北方的局势很不稳定,我和外公自然想给找一个实力强劲的外家。”

   陆少英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放心,我只管妻子的人选,至于姨太太全部让自己决定。”督军夫人知道他的脾气,所以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哪怕想让歌星戏子进门,我也绝无二话。”

   “歌星戏子的就算了,只要母亲答应让沈文君进门,我就答应娶了总理的女儿。”

   对他来说婚姻不过是利益交换,娶谁区别不大,所以并没有很强烈的抵触情绪,至于沈文君,他是一定要弄到手里的。

   “随吧!”督军夫人摆摆手,“只要不弄到我眼前来就行。”

   当初陆少英胡闹的时候她就该拦着他,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多谢母亲。”陆少英站了起来,“没别的的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督军夫人也站了起来,“既然同意了,那我会尽快约个时间请孙小姐过来一趟,也好相看相看。”

   “最近我事情多,等我闲下来再说吧!”

   “我看就是不上心。”督军夫人帮他整了整衣服,“这是的终身大事,也这般推三阻四的。”

   “倒不是推三阻四,实在是最近太忙了,我答应您,等我闲下来了亲自去相看孙小姐怎么样?”

   督军夫人这才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