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景成瑞转身看着离开的女儿,心里五味杂陈,怎么说呢,女儿这是长大的表现,但是景成瑞真心没想过让女儿长大过。

   这么懂事,真是很意外!

   沈云杰回来的时候饭菜已经做好了,沈云杰手里握着公文包,包是放在桌上的,沈云杰的包里都是一些重要的文件,但他进进出出的景家,却从来没有提防过景家的人。

   “爸。”

   进门后沈云杰先是叫景成瑞,景成瑞从来没答应过,没结婚就不会答应,看着电视景成瑞看了一眼沈云杰。

   两边的孩子都看着景成瑞,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沈云杰倒是不在意,跟着把儿子抱过去,亲了一口:“今天听话了么?”

   “听了。”

   “嗯,洗澡,去不去?”

   沈云杰把儿子放下,转身朝着楼上走,两个孩子立刻朝着沈云杰那边跟过去,只要是沈云杰在家里,两个孩子几乎是不会找别人,除非沈云杰和他们说去找外公还是谁,这个是谁都嫉妒不来的。

   景成瑞转身看着父子三人,那种画面是外人所想不到也见不到的。

   人都走了,景成瑞伸手拿起一本杂志看着上面的封面,央落尘三十岁左右,年轻有为,是央家这一代的当家。

   私房中的霸气女神

   景成瑞看了一眼,随手把杂志扔到了桌上。

   唐宛宛是正好出来,准备吃饭没看到沈云杰才觉得奇怪,她去问景成瑞怎么回事?

   景成瑞说是去洗澡了,唐宛宛这才看到杂志,弯腰把杂志拿了过去,看着上面的央落尘,立刻有些不高兴了,随手把杂志扔到了桌上。

   “这个央家,太过分了,仗着云杰这个时候上任的时候,不能以大欺小,他是想要当中打云杰一巴掌,还要云杰有苦说不出是不是?”

   景成瑞一抹不耐烦浮现眼底,景云哲和陆婉柔随后也从外面回来。

   唐宛宛对陆婉柔现在比景云端还要好,就是人家始终也不松口说是结婚的事情。

   而前段时间的事情,本来景成瑞是要陆婉柔去给季旋主动道歉的,结果陆婉柔的态度很坚决,不去道歉,错在季旋。

   景成瑞也没办法和她发脾气,儿媳妇和女儿还是不同的。

   后来唐宛宛说不去道歉就不去道歉了,最后是唐宛宛去道歉的,而季旋不见她。

   唐宛宛这才回来的,那没办法了,是自己不要我道歉的,都省得麻烦了。

   “们吃了么?”

   “还没有。”

   “那洗洗手吃饭吧。”

   唐宛宛叫着陆婉柔,陆婉柔先走的,剩下景云哲了,他知道肯定是有事情,父亲的脸色不对劲。

   人去了楼上,景云哲走到景成瑞的面前坐在,景成瑞把杂志扔到景云哲的面前:“怎么回事?”

   景云哲看了一眼,说:“央家已经收购了莫家大部分的产业,央落尘这个人,接人待物不是寻常的人,这件事我不清楚是不是和他有关系,但他并没有否认,这样看的话,他进来京城的一个目的,很可能是要冲击莫家,取而代之。”

   “他要去到莫家?”

   景成瑞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景云哲点了点头,跟着说:“云杰用非常的手段,结束了央落雪的生命,据我所知,央落雪在央家特别好的人很少,央老太太是很宠央落雪的,而这个央落尘是央落雪最好的人。”

   “就是说,央落尘之所以这么高调7;150838099433546的要在这个时候兴风作浪,是因为他的目标是云杰?”

   景云哲点了点头。

   景成瑞冷笑:“胆子还不小,什么人的主意都敢打。”

   景云哲很清楚,沈云杰虽然没有景家的支持,但是不证明别人就能肆无忌惮的欺负。

   “阮惊云这段时间在做什么?”景成瑞是不希望亲自动手的,如果京城适合三足鼎立,景成瑞没有意见,而且他可以尽量不插手进商业这一块。

   他的商业根基很广泛,但是大部分他是在海外和其他的地方的,京城是阮家的,他不会在这里面做大。

   “还没有回来,连生有些应顾不暇。”景云哲也很关心这件事情,只不过他没有插手。

   景家的地位,如果参与到这里面,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帮一下连生,先稳住局面,不能让央落尘在商业上面占便宜,政界看他自己了。“

   景成瑞起身站起来,准备去吃饭。

   景云哲问:“他刚进入政界,涉世不深,不知道行不行?”

   景成瑞回头看了一眼儿子:“阮惊云也不是傻子,他也不是,三年了,他不可能一点准备没有。”

   景云哲这才跟着去吃饭。

   等沈云杰带着孩子下来,一家人围绕了一桌子,坐到一起准备吃饭。

   正吃着,景云端说:“我要结婚。”

   景家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景云端,即便是沈云杰有些意外。

   但是景成瑞并不答应,看了一眼女儿:“吃饭。”

   说完继续吃饭。

   景云端说:“把户口本给我。”

   “爱吃就多吃,不爱吃可以走了。”景成瑞低头吃着东西,给两个孩子夹了肉,两个孩子捧着小碗,吃了肉,继续等着肉。

   景成瑞继续给他们夹肉,景云端还不服气的要问,但是景成瑞已经吃饱了,起身离开,让景云端无处可说。

   ……

   安然一个月之后终于回来了,而这时候的天已经很冷了,安然的手也已经拆线,但安然总是带着手套,不然怕冻坏了。

   安然回来的那天阮惊云站在外面,像是早就知道安然回来,阮惊云打扮成哑巴的样子,站在庄园的门口等着安然,安然从车上下来,走到哑巴面前抬起头注视着哑巴:“在这里等我?”

   哑巴并未说话,只是抬起手摸摸安然的脸,安然穿的很多,包裹似的,哑巴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安然朝着他笑:“担心我了?”

   哑巴看了一眼从后面出来的欧阳轩,弯腰把安然手里的行李拉了过去,转身拉住安然的手腕,朝着庄园里面走,但还没有几步,就被欧阳轩拦住了。

   欧阳轩挡着安然的面前就说:“我还是喜欢不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