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其实就算赵小宁不说它现在的名字,在场所有人心里也已经有了答案,太像了,简直如猴王再生一般,那种视觉的冲击视乎让他们穿越到了那个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中。

“啊!”

几个胆小的女生被大圣爷的狰容吓得花容失色,甚至有人哭出声来。

震撼,一种前所未有过得震撼让很多人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很难想象,竟然有人将雕刻施展到了如此鬼斧神工的地步。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赵小宁的眼神中都写满了震惊。很难想象,一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深厚的雕刻功底。

“年轻人,这件作品是雕刻的吗?”一位之前推崇那件黄花梨如意的中年人客气的问。

“嗯哼。”赵小宁耸了耸肩。

“不得了,不得了啊,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深厚的雕刻功底,当真有大师风范啊!”另一个中年人感叹。

其实他们也感觉那件黄花梨如意的雕工不怎么样,刚才蒋林一口咬定那件如意是赵大师的作品,若他们说那件作品雕工平庸,岂不是变相的说自己眼光太差?因此,他们才会推崇那件黄花梨如意。

“说句良心话,我不懂雕刻,但我感觉这位小兄弟的作品比赵大师的要精湛,起码震撼到了我。”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说。

“对对对,咱不论名气,平心而论的说,的确是这位小兄弟的作品能震撼人心。我虽是俗人一个,但却能够感受到大圣爷身上所散发出傲视凡尘,桀骜不拘的气势。”很多人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美女走在前进的铁轨上

打脸是什么?

最牛b的打脸不是让主角去打反派的脸,而是让那些推崇反派的人去打他的脸,这种打脸可称之为更高级的打脸了。

很明显,赵小宁在这方面的造诣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人们也终于明白他之前为何会说那么多关于作品鉴赏心得的废话了,那是废话吗?或许在这件作品没有呈现出来的时候是废话,但现在看来那并不是废话,而是为了打蒋林的脸做的铺垫。

正所谓张弛有度,这种打脸才会让人感觉过瘾哇!啪啪啪啪啪,这种旋律堪比那种旋律啊,甚至比那种旋律还要让人感觉热血沸腾。

蒋林的表情很差,仿佛死了爹妈一样,眼神中泛起难以掩饰的愤怒,不甘和悔恨。

在他看来,就算自己的作品没有大师风范,但也比赵小宁的要精湛的多,却怎会想到他的作品竟然如此震撼人心。这个无声的巴掌抽的他晕头转向。

“这件大圣归来真的是用双手雕刻的吗?人类能雕出如此神乎其神的作品?还有,这是孙悟空吗?也太丑了吧?”有个不懂行的女子轻声问。

“是啊,听闻有种工艺叫做机雕,该不会是机雕雕刻而出的吧?”

这件作品给人的震撼是不言而喻的,正因为这样,人们无法相信它是凭借一双手掌雕刻出来的。

之前说话的中年人没好气的喝道:“们懂什么?虽然有机雕这种工艺,但机雕却是不入流的工艺,只能欺骗一些新入行的新人而已。”

众人撇嘴,这话好像说的很懂一样。

又一个人开口:“其实有很多机雕的作品也很不错,但有一点不可否定,所有机雕的作品都有相同的瑕疵,机器只能将作品的形状雕刻出来,但却无法像手雕那样细腻,根本无法将作品的神韵雕刻出来。单看这件大圣归来的神韵就能得知,这是一件手工雕刻的神作。”

“说真的,如果这件大圣归来和那件黄花梨如意真的有一件是赵大师的作品的话,我更相信这件大圣归来是出自赵大师的双手。”

此话一出,所有人看向赵小宁的眼神中都写满好奇和震撼,他们都很好奇赵小宁为何会雕出如此震撼人心的作品。

林菲菲也满是诧异,这件作品给了她太大的震撼,而她也彻底明白了赵小宁的自信是打哪里来的了。

最最激动的当属林老爷子了,他的身躯因为太过激动而不停的颤抖着,就连呼吸在这一刻也变得急促起来。他曾经看到过‘希望’的照片,虽然认为很不凡,但在他眼中,这件大圣归来的雕工和神韵远比‘希望’强的多。

毫不客气的说,这件作品的雕工已经将国内那些名家甩出去十条街了。完全能称之为神作。

听着众人的谈论,蒋林知道,自己已经败给了赵小宁,单看众人的反应就能得出答案了。这让他很不爽,更是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不能被赵小宁踩到脚下,否则自己就彻底没希望了啊。

冷哼一声,蒋林道:“我不否认这见作品的雕工,但今天乃是林爷爷大寿,送这么一尊丑陋的木雕未免对林爷爷太不尊重了吧?”

听闻此言,一些年轻人都小声议论起来,虽说赵小宁这件作品很震撼人心,但送礼是一门学问,如果对方结婚送人家一个花圈,人家肯定恨不得掐死。赵小宁虽然没有送花圈,但送了如此丑陋的一尊木雕,也太不吉利了。这简直是侮辱人啊。

一个老者看不下去了,没好气的哼了声:“蒋家小子,懂个屁。西游记原著中的孙大圣就是毛脸雷公嘴的形象,说它丑陋亦不为过,当真认为和影视剧中那么英俊帅气?老林属猴,这件作品送给他当真是恰到好处。”

蒋林脸色一变,不敢说话了,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

“年轻人,这件作品当真有大家风范,依我看就算和赵大师比也不分伯仲了。”有个中年人感慨。

忽然间,另一个中年人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间打了个激灵,震惊的看着赵小宁:“今年十六岁?”

他叫杨霄,是杨家财团的掌舵人,平日给人一种不苟言笑的仪态,可如今却那么的反常,这让很多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恩,十六岁。”赵小宁点点头如实回答道。

“之前在第一监狱服刑?”杨霄的语气已经明显颤抖起来了。

赵小宁道:“恩呢,前几天刚刚出狱。”

杨霄猛地倒吸一口冷气,惊骇的看着他:“….是….”

赵小宁微微一笑:“不错,我就是赵小宁!”

—分割线—

兄弟们,这本书pk榜上的成绩不容乐观,还需要大家伙的支持啊。推荐,收藏,打赏,这三种数据越多越好,还希望大家看在打滚认真构思情节的份上支持一二,真的,离了们这本书无法走的很长远。衷心的拜托大家了!